首页 > 法律新闻 > 法制案例

*引发的荒诞婚姻

梅玉兰 2015-09-20 20:02:56

为了承担责任,他娶了怀孕三月的她。可是,在一次看病化验血型时,他却发现所谓的亲生儿子血型与他和她都不一样......
当头一棒 一次验血引发的身份疑问
夏衍是北京某电视台的编辑,工作起来常常不分昼夜,所以

为了承担责任,他娶了怀孕三月的她。可是,在一次看病化验血型时,他却发现所谓的亲生儿子血型与他和她都不一样......
当头一棒 一次验血引发的身份疑问
夏衍是北京某电视台的编辑,工作起来常常不分昼夜,所以三十好几的人,一直没有恋爱对象。2009年一次偶然的聚会,让他结识了年轻漂亮的李欣,两人谈话投机,当晚便发生了关系。对于这场邂逅,夏衍并未放在心上,天亮以后日子照常。谁知,三个月以后的一天,李欣约夏衍见面,告诉他自己已经怀孕,孩子是夏衍的。夏衍愣了愣神,心想:怎么这么巧,难道自己要为这一次荒唐的“**”买单?
见夏衍不言不语,李欣打破沉默:“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我想有个家。”夏衍抬头看了看这个甚至没来得及认真看看的女人,听着她轻轻地讲这些年一个女人辛酸的北漂经历,心里陡然升起些许怜悯。李欣回忆起自己为工作为生活打拼的种种不容易,也早已是泪水涟涟。“我之前有过一个男友,他在天津工作,但我们已经一年多没联系。每天傍晚,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望着对面楼家家户户聚在一起吃饭的情景,我就好想有个自己的家。”听到这,夏衍突然有了一种想要保护眼前这个女人的冲动,而且,她心心念念诉说的那个温暖的家,不也正是自己想要的吗?于是,夏衍毫不犹豫地将李欣揽在了怀里,说:咱们结婚吧。
转眼,夏衍的儿子夏新就出生了。夏衍出生于北京一个大家庭,上面还有三个姐姐,父母年岁已大,大家都盼着三十好几的他能够赶紧结婚生子。这样一个大家庭,在孙子到来时几乎欢呼雀跃,更是在日常生活中从物质到人力上给予小两口最大的关爱与帮助。日子忙忙碌碌,小两口越过越觉得有奔头。
2010年8月的一天,刚半岁的夏新得病,脑袋耷拉着不ym、不睡觉,当爸的看着揪心,抱起孩子就往医院赶。挂号、抽血、化验,一个流程下来,当满头大汗的夏衍拿到化验单时,傻眼了——儿子的血型显示是A型,可是我的是B型,李欣是O型,是不是化验错了?夏衍心里的疑问敌不过儿子看病重要,所以他没多想,继续在医院各科室来回转悠,办理各种手续。
折腾大半天回到家,放下熟睡的儿子,夏衍试探*地问李欣:“咱儿子的血型怎么是A型的呀?”李欣笑着说:“我们是B型与O型,所以孩子也应该是B或O型啊,显示A型那肯定是医院化验出了问题,难不成,儿子抱错啦?”听到这里,夏衍没好意思再问什么。可接下来的一周,夏衍的心里就像投下一块到不了地的石头,寝食难安。“既然医院有可能血型化验有误,换一家好医院再试试。”夏衍怕因自己的疑虑闹得全家不痛快,于是趁李欣去湖南出差的机会,自己悄悄带夏衍去另一家医院做了血型化验。十分钟不到,新的化验单拿到手,血型显示依然是A型,看着在自己怀里咯咯乐的儿子,夏衍感觉头有些晕。回家的路仿佛比往常长了很多,想着自己与李欣荒唐的相识,夏衍心里异常沉重。
第二天,李欣出差回到家,还没来得及看看熟睡的儿子,就被夏衍拉到书房,一张再次显示夏新A型血的化验单摆在她的面前。“给我一个解释吧!”夏衍说。“怎么?你不信任我?又去化验了?”李欣涨红了脸,眉头紧蹙。“要是两次都化验错了,你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吗?再说,我就是学医的,医学上的事哪有那么绝对?谁说孩子的血型就一定要随父母?万一我们夏新是医学特例呢?”李欣越说越激动,眼泪噗噗往下掉,斩钉截铁地说:“我敢保证当时我没有其他人,除了和你。儿子就是你的,你不能冤枉我。” 听到这里,夏衍的心又软了。转身再看看熟睡中的儿子,夏衍之前都已经冲到脑门的怒气也散了,心里自我安慰:“我们家夏新或许就是那个医学特例吧。”
日子还得继续,李欣开始催促夏衍给孩子上户口。因为之前夏衍工作太忙,一直没去办,后来又出现血型问题,夏衍心里明显有些迟疑与有意拖延。这一切李欣都看在眼里,便对夏衍说:“孩子的户口得赶紧办,否则没法上北京的一老一小保险,看病什么的都不方便,上次去医院不就有过教训了吗?你要还是怀疑咱儿子身份,等我最近工作上的事忙完了一起去做亲子鉴定。”看李欣说得如此光明磊落,再望望活泼可爱的儿子,夏衍说:“行,亲子鉴定和户口的事都这周一起办了吧。”李欣点点头。周三上午提交了儿子上户口的材料,本来约好下午鉴定,结果李欣给夏衍打来电话:“下午有个重要会议走不开,改天吧。”“你不来没关系,就我和儿子鉴定就行。” 夏衍说。李欣听了着急:“那怎么行?要鉴定都得鉴定,夏新如果不是你的,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医院抱错了,所以我也得去鉴定看看他是不是我的亲生孩子。”夏衍听到李欣这么说,只得作罢。
事情又拖了几个月,夏新的北京户口已经办下来,李欣也拗不过夏衍天天的催促,于2011年2月去北京司法鉴定中心做亲子鉴定。就在鉴定结果还有两天就可以取回的一天傍晚,夏衍疲惫但又开心地打开自家防盗门,结果发现家里丈母娘、儿子夏新、媳妇李欣都不在家,随他们一起消失的还有三人的生活用品以及家里的存折、值钱的电器。望着这个空荡荡仿佛被洗劫一番的家,夏衍顿时感
百转千回 一段隐秘在婚姻背后的故事
李欣突然消失了,夏衍拿着那份“排除夏衍是夏新的亲生父亲,不排除李欣是夏新亲生母亲”的鉴定报告四处找寻。通过家人、朋友的帮忙,夏衍在李欣新住处堵住了她。“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你说你是湖南湘雅医学院毕业,结果我去查根本没你这个人。你骗我儿子是我的,要我负责任,结果你还先跑了,你到底想要什么?”面对夏衍愤怒地追问,李欣冷漠地告诉了他自己的过往。
原来,李欣是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失去父亲的她知道母亲养育自己的艰辛,于是在湖南上大学的期间积极参加勤工俭学,想替母亲分担一些家庭负担。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被介绍到两个孩子家做家教。孩子的父亲张显在当地做房地产生意,资产上亿并且出手阔绰,久而久之,李欣便与此人发展成为包养关系。张显在经济上给予她大量帮助,使她顺利完成学业,并且承担了她寒暑假国内外旅游以及奢侈品消费的所有费用。甚至李欣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北京某医药公司的工作,也是其一手操办的。而这家医药公司,与湖南多家医院有临床医学合作项目,李欣经常利用出差湖南的机会与张显私会,直到现在都没有断过。
“为了不让你知道我的过去,所以没告诉你我真实的大学毕业学校。”“你到底图他什么?”夏衍气急败坏地问道。“这还不清楚吗?图他有钱,能给我好生活。而且,他人也好,我一直爱着他。”李欣淡淡地说。“他是有家室的人,你爱他有什么用?”“我不是求名份的人,他给我钱和爱,我再自己到别处找个家就行。你不就是我找来给我儿子当爸的人吗?”直到此时,李欣才将这段婚姻的真相全盘托出。原来,李欣只是把他当作可以给自己儿子上北京户口的工具,当初那个楚楚可怜说想要一个家的女人全是装出来的。“既然你已经发现儿子不是你的,咱们就没必要再装下去了。”李欣以决然地态度结束了她与夏衍的谈话。
法庭见面 真情难以融化的矛盾
多日没见着孙子的爷爷奶奶觉出其中蹊跷,询问小两口是不是闹矛盾了。夏衍被问急,道出其中的原委。养这么大的小孙子原来不是自己家亲生的,有过“包养关系”的儿媳妇只是想找个北京人华丽转身。这种只在电视剧中见过的桥段,让夏家炸开了锅。年迈的老父亲更是因为思念孙子心情郁闷、寝食难安,最终导致中风偏瘫。
更为让夏家人不解的是,李欣早已带着孩子与存款人去楼空,但却不答应协议离婚。并在夏家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后,以管辖权异议、不及时提交材料等手段拖延诉讼,企图达到多分割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的目的。诉讼离婚后,夏家大姐与三姐分别拿出借钱给小两口的凭据,要求小两口还钱。法庭上,夏家大姐见到曾经的弟媳妇,激动不已地大声质问与谩骂,李欣对此充耳不闻,只是向法庭陈述这些钱不该自己还。夏家三姐则向李欣表示,只要她愿意回到夏衍身边好好过日子,夏家不会再对她与她儿子的过往追究。夏衍更是说:“夏新虽与我没有血缘关系,但也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带着的,怎么会没有感情?怎么能一声不吭就走掉?他就是我的亲儿子呀。只要你断了与张显的联系,回来继续安心过日子,这些过往就不再提了。”庭审现场,早已是哭声一片,但李欣并不为此动容,她只是强调事已如此,没有留在夏家的必要,请求法官判决驳回夏家的诉讼请求。
最终,法院认定夏家大姐、三姐与夏衍、李欣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判决夏衍与李欣返还借款20余万元。至此,夏家这出由一场“**”引发的荒诞婚姻落下帷幕,每个人的生活还得继续。夏家人最后只叹一句话:“以后夏新怎么办?”
(注:本故事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篇  下一篇

I 热点 /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