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交友:玩出来一场灾祸 - 法律法规网手机版
首页 > 法律新闻 > 法制案例

微信交友:玩出来一场灾祸

梅玉兰 2015-09-20 20:17:36

  打开手机,轻点“附近的人”,手机页面上就能显示出若干素不相识却就在你周围的人,你可以随意与他们打个招呼,聊上几句,甚至成为好朋友。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时不时有人像用对讲机一样对着手机说两句。无需惊讶

  打开手机,轻点“附近的人”,手机页面上就能显示出若干素不相识却就在你周围的人,你可以随意与他们打个招呼,聊上几句,甚至成为好朋友。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时不时有人像用对讲机一样对着手机说两句。无需惊讶,他们正在使用“微信”。与其相似的软件还有“陌陌”、“米聊”等,这些新型的社交媒介可通过手机网络发送语音、图片、文字消息等,尤其被广大的年轻人追捧。他们宣称这是“一种生活方式”,这让“让陌生人不再陌生”。然而,邂逅陌生人,友好浪漫的背后也不乏隐忧。

  王松在一家娱乐城当保安,刚刚20出头。2012年12月份,通过玩手机微信,王松查找到了附近一位叫高芳芳的女孩。高芳芳在另一家娱乐城做吧员,刚刚17岁,初中毕业后就打工。由于工作*质相近、年龄相仿,两人感觉颇为投缘,于是就相约见面。

  见面那天,高芳芳特意喊上好朋友李欣悦陪伴自己一同前往。高芳芳和李欣悦同岁,又是同乡,一起打工,关系十分亲密。见面后,两个女孩对高高瘦瘦、一表人才的王松都颇有好感。王松看到高芳芳并不出众,但和她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却娇媚动人,尤其一双妙目,好像两汪清澈的深泉,十分心仪。王松使出全身解数,尽力讨二位女孩欢心。请她们吃完饭,又去玩了一会游戏,然后打车把她们送回住处。临走时,王松对二位女孩说:“你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遇到什么事尽管跟我开口,我是本地人,比你们好办事。”

  回到住处,王松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于是就上微信跟高芳芳聊天,问李欣悦有没有男朋友,多大了等等。聊了一会,王松就告诉高芳芳自己挺喜欢李欣悦,希望她能从中帮忙。通过当天的接触,高芳芳觉得王松这小伙子人也不错,李欣悦又是自己的好朋友,心想何不成人之美,玉成这一段佳事。想到这里,就把李欣悦的电话号码给了王松,并告诉了李欣悦的一些生活中的喜好。

  王松通过微信、电话、约会等展开对李欣悦的猛烈追求,两人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王欢就在娱乐城工作,深知娱乐城里是非多,让李欣悦辞了工作,搬到自己在郊区的出租屋,一起共同生活。

  2013年3月份,高芳芳通过微信又结识了打工的男子张天。通过几次聊天,两人成为朋友。后来,张天几次约高芳芳出来见面,两人也越来越熟。

  李欣悦虽然不在娱乐城上班,却经常和高芳芳一起玩,因此,高芳芳单位的很多同事和朋友都认识李欣悦。高芳芳的一位男同事很喜欢李欣悦,几次问高芳芳要李欣悦的电话号码,考虑到李欣悦已有男朋友,高芳芳对同事的请求置之不理。有一天,那位男同事问高芳芳借手机,说要玩一会游戏。高芳芳没有多想,就把手机借给了同事。同事通过查找通讯录,偷偷记下了李欣悦的电话号码,装模作样玩一会游戏之后,把电话换给了高芳芳。

  高芳芳的同事得到李欣悦的手机号码后,欣喜若狂,立刻给她打电话,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李欣悦告诉对方自己已有男友,对方却不屈不挠,经常打电话给李欣悦。王松得知有陌生男子给自己的女朋友打电话,心中十分生气。他和李欣悦换了电话,心想如果陌生男子再来骚扰,自己就狠狠地骂他一顿,让他从此死心。

  第二天下午,同一个号码给李欣悦打了三次电话,每次一接通听到王松的声音,对方就立刻挂断了电话。对方是高芳芳的同事,李欣悦和高芳芳是闺蜜,自己女友的电话肯定是高芳芳泄露出去的。想到这里,王松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于是立刻打电话给高芳芳。高芳芳自然不肯承认,王松在电话里把她臭骂一顿。

  王欢骂完之后,依然觉得高芳芳有重大嫌疑。晚上八时许,王松和女友、表弟丁一前往高芳芳的住处兴师问罪。高芳芳正在洗衣服,看到王松来势汹汹,心中先怯了几分。王松质问高芳芳:“是不是你把李欣悦的电话号码给了别人?”高芳芳解释是同事从她手机中找到的,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王松不相信高芳芳的话,抢过高芳芳的手机,试图查找那个陌生的号码,拨了几次,也没有显示出名字,王松张口就骂。看到对方又来找事,高芳芳盛怒之下,端起洗衣盆,把半盆子脏水劈头盖脸地泼了王松一身。王松淋了一身洗衣水,一时失去理智,“**”扇了高芳芳几记耳光。看到王松动手打人,李欣悦和丁一连忙把王松拉开。王松正要离开,高芳芳哭着上前阻止,王松抬脚又踢了她几脚,然后扬长而去。

  三人正往东走,路过一个胡同口的时候,看到两个人正往西走。虽然路灯的灯光比较暗淡,但王松和李欣悦还是认出其中一人是张天。因为已经和高芳芳闹翻,两人没有和张天打招呼。三人走到一个学校门口时,李欣悦的电话忽然响了。王松拿出电话,发现是张天打来的。张天说希望能和他见面聊聊,王松说可以,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你。原来,高芳芳平白无故地挨了一顿臭骂,觉得心里委屈,就在微信上发了一条信息,描述自己当时的糟糕心情。正巧张天的微信也开着,就打电话问高芳芳怎么回事,高芳芳哭哭啼啼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下班后,张天约上工友江浩一起来找张芳芳,进门就发现她正在哭泣,问明原因之后,年轻气盛的张天为了显示自己的朋友义气,表示要替高芳芳讨还公道。得知王松三人还没有走远,张天立刻给李欣悦打电话,接电话的正好是王松。

  几分钟之后,张天和江浩二人赶到小学校门口,王松三人正在那里等待。“你怎么打一个女孩子?”张天义愤填膺地质问王松。王松也不示弱,说:“我打她关你什么事!”江浩向王松挑衅道:“你怎么打的高芳芳,就怎么打我,敢不敢?”然后,三人就开始相互辱骂。江浩一拳打向王松胸部,王松急忙还击,张天看到他们两人已经动手,也参与到打斗中。丁一和李欣悦怕王松吃亏,连忙上前拉架。王松双拳难敌四手,渐渐落了下风。情急之下,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式刀具,趁江浩和张天不备,混乱中猛地扎向二人腹部和面部。江浩和张天觉得腹部疼痛,一摸发现满手鲜血,趁二人愣神之际,丁一和李欣悦把双方拉开。这时,正好有警车经过,王松三人连忙逃跑。江浩和张天被警车送往医院抢救。得知民警在找自己,王松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张天和江浩在医院治疗了半个月才伤愈出院,经公安机关司法鉴定,二人均构成轻微伤(偏重)。由于王松有自首情节,被公安机关给予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二百元的处罚。双方就民事赔偿部分协商未果,张天和江浩分别将王松诉至法院,要求赔偿3万余元。经过法院调解,王松分别赔偿张天和江浩医疗费、误工费等13000元。

  作为新型的社交工具,微信等对传统的交往方式是一种彻底的颠覆。通过微信,交朋友变得非常容易。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应该更为慎重,慎用微信,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更不要随便和陌生人约会。否则,随之而至的可能不是一场浪漫的邂逅,而是令人懊悔不迭的烦恼!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上一篇  下一篇

I 热点 /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