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新闻 > 法制新闻

德国教授携新型病毒抑制剂奔赴中国 在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

2020-01-25 22:33:35

鲍尔教授说:“我们对任何首次探索的病毒都感到担忧,因为它一旦进入(人类)细胞并进行复制,就会开始产生突变,从而使其更有效地扩散,变得更危险。” 英国权威部门医学专家: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无需恐慌 那么,海外医学专家是

鲍尔教授说:“我们对任何首次探索的病毒都感到担忧,因为它一旦进入(人类)细胞并进行复制,就会开始产生突变,从而使其更有效地扩散,变得更危险。”

英国权威部门医学专家: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无需恐慌

那么,海外医学专家是怎么研判新型冠状病毒的,对疫情又有怎么样的判断呢。

BBC报道称,SARS病毒的传播与果子狸有密切关系,而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传播,与沙漠地区的单峰骆驼有关。来自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病毒学专家乔纳森·鲍尔说:“参考过去发生过的同类疫情,这一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源可能是来自某种动物。” 而一旦能确认感染源是何种动物,将有助于对抗疫情。

日本专家:不排除既存的药物有治疗效果

1月24日,大年三十的凌晨,一条消息在“虎扑步行街论坛”上传开:德国吕贝克大学生化教授、冠状病毒研究专家罗尔夫·希尔根菲尔德(Rolf Hilgenfeld)正带有新研发的抗病毒药剂乘机前往中国,支援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尼克博士说:“建议前往武汉旅游的人勤洗手,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避免去动物和鸟类市场,避免接触有呼吸道感染的人群。如果在过去14天内有过武汉旅行经历,或是在中国旅行,并且回到英国的人。一旦发现有呼吸道感染症状,应寻求医疗帮助。”

希尔根菲尔德的头衔是吕贝克大学生化研究所主任,主要研究领域为病毒学,是冠状病毒和流行性呼吸道疾病研究领域的专家,他还因为非典和中国结下过不解之缘:在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他曾奔赴北京与时任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药物发现与设计中心主任蒋华良合作,通过中国国内研发的电脑模型结合德国的最新研究成果,为抗击非典做出了许多贡献。

对此,法国巴黎大学微生物学名誉教授帕特里克·伯切表示,暂时无需担心,目前没有迹象表明它会大规模流行,现在主要是武汉本地的确诊病例比较多。

“目前传染源及传染途径的确定是当务之急,做到及时发现疑似病例,进行有效隔离和医学观察,对控制疫情的发展十分重要。”

这之后,他还接连发表了一系列与冠状病毒有关的论文,包括2003年与十余名中国科学家合著的有关SARS病毒晶体结构的论文及相关专利,以及2005年发表的有关抗击冠状病毒蛋白酶的广谱抑制剂的设想。不过,虽然这些成果都获得了国际学术界的认可,它们大多还停留在试验和理论阶段。

在非典风波过后,希尔根菲尔德的研究重心一度转向寨卡病毒和其他流行病毒。2018年,他的最新编著《登革热和寨卡病毒:防控和抗病毒战略》出版,其中包括了他本人分析寨卡病毒蛋白酶结构的论文著作。在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流行期间,希尔根菲尔德也曾对此类抗病毒药剂进行过研究。

虎扑论坛的消息源来自两家吕贝克本地报纸:Luebeck Live以及LN online。在题为《武汉病毒:解药是否来自吕贝克?》的报道中,Luebeck Live称希尔根菲尔德的行李中“可能携带了病毒抑制剂中的物质,这些物质在将来可能对抗击冠状病毒有关键作用”。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引发广泛关注。疫情发生后,中国主动加强与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港澳台地区的疫情信息沟通,很快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研究者共享了病毒的基因序列。

中国还与世界卫生组织及时、定期开展专家层面的防治技术细节交流,邀请世界卫生组织、港澳台专家赴武汉现场考察疫情防控工作。

据界面新闻,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日消息,俄罗斯联邦卫生部战略规划中心正在研发查明目前已蔓延至中国境外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快速检测方法。预计,仅需15-20分钟即可诊断出该病毒,这种诊断方法可以在机场使用。专家称,实验室方法样品将于1月底准备完成。俄罗斯各大机场目前正在应用红外成像仪对来自中国的旅客进行检查,以识别发烧旅客。但是这一措施无法检测出处于潜伏期的病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中还援引了悉尼大学亚当·卡姆拉·斯科特教授的观点。他指出,中国的反应非常迅速,事发后很快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研究者共享了病毒的基因序列,这使得大家能够采取特定测试来确诊病例。

针对目前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英国的医疗管理机构目前的判断是,病毒的威力和传染途径不足以威胁到英国。

2003年6月,他和其他四位科学家合著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论文揭示了冠状病毒主要蛋白酶的3D模型,并提供了抗击SARS药物的基本设想。截至目前,这篇文章在Google学术上已经累积了765次引用记录。

 

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卫生组织(WHO)密切关注疫情发展,已经派出专家组赴武汉市实地考察。专家组1月22日召开紧急委员会,以确定是否将目前的疫情确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并就如何控制疫情传播提出建议,目前,会议还在进行中。截至目前,WHO尚未建议对中国实行旅行或贸易限制。

报道还称,“希尔根菲尔德将把吕贝克大学研发出最好的病毒抑制剂带到中国。他表示,武汉病毒中82%的结构和SARS病毒相同,而重要的蛋白酶则有96%和SARS病毒相同。”

目前看,希尔根菲尔德针对冠状病毒的主要研究成果大部分是基于SARS病毒结构和信息的,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有无实际效果,暂时没有确切研究表明。

△法国《世界报》报道截图
法国《世界报》20日报道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的传播特点。巴黎第七大学附属比夏医院热带病及传染病科主任亚兹丹·雅兹丹帕纳教授评论道:“日本医生们已经确认,当地出现的病例是人传人导致的。只要了解冠状病毒的传播机制,就会知道出现人传人的传播方式并不意外。但是我们很确信,比起2003年SARS大规模流行疫情,此次我们准备得更充分、行动会更迅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1日表示,中方将应世卫组织的邀请,与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国家一道参加22日的会议,与会各方将在会上分享疫情信息,并对疫情进行科学研判。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截图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1月20日,英格兰公共健康组织国家感染服务中心副主任尼克·芬博士说:“根据我们已获得的信息,新型冠状病毒在英国的传染风险是极低的。但也会根据最新进展来更新指导原则。”

这种病毒是否可能大规模流行?是否会如SARS一样产生变异?

针对武汉发生的肺炎疫情,日本长崎大学医齿药学准教授北里海雄认为:

在疫情肆虐之际,该消息也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上迅速扩散。这位希尔根菲尔德教授何许人也?他手中的药物和研究成果能遏制正在蔓延的病毒疫情吗?

2003年,德罗斯滕教授也是首批研发出SARS病毒诊断方法的科学家之一。目前,德罗斯滕所在的Charite医院和荷兰鹿特丹的Erasmus医学中心,是欧盟指定的两家可接受样本确诊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病例的医院。

在德国,除了希尔根菲尔德,研究人员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防控中,已首先研发出了有效的实验室病毒检测方法。1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在官网发布消息,称柏林Charite医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及其团队已经研发出了首批可用于诊断新型冠状病毒的测试。

法国专家:目前没有迹象表明它会大规模流行

此后,吕贝克大学的官方推特也转发LN Online的报道并确认了这一消息,称“他(希尔根菲尔德)身上带有能帮助抵抗危险的冠状病毒的物质。”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爱丁堡大学医学教授马克·伍豪表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不仅仅是感冒症状,这令人担忧,但是它不会像当年的非典那样严重。”

世卫组织召开紧急会议

北里解释说,新型冠状病毒是RNA病毒,此类病毒的特点是随着不断扩散传播,病毒可能发生变异。目前的结果显示,新型冠状病毒比SARS-CoV病原性弱(治愈率高,重症率及死亡率低等),但因为是流行初期,也不能对疫情发展掉以轻心,必须严加防范!

北里还认为,“不排除既存的药物有治疗效果,随着更多的患者被临床治愈康复出院,最佳的治疗药物及治疗方案也将会浮出水面”。

上一篇  1 2 3 4 5  下一篇

I 热点 / Hot